孙立人子女 后期蒋介石为什么不用孙立人? 孙立人将军的后代现状揭露

发表日期:2019-11-26 | 来源:秋分养生

  什么叫文武双全?什么叫牛人?国军战神孙立人。在清华做过高材生,在国家队打篮球拿过中国第一个亚洲冠军,在美国做过桥梁设计师,在弗吉尼亚军校优等生毕业,打日本鬼子杀人第一,日本史料称其为中国战神。

【人物小传】

  孙立人(1900~1990)

  安徽庐江县人,先后毕业于清华大学、普渡大学、维吉尼亚军校,曾参加淞沪会战、武汉保卫战,两次入缅作战。其指挥的仁安羌之战,是中国远征军入缅后第一个胜仗,孙立人以不满1千的兵力,击退数倍于己的敌人,救出近7倍于己的友军,轰动全球。1955年,孙立人因“郭廷亮7军官涉嫌叛变”案被捕,遭软禁33年,后被平反。

  孙天平(58岁)

  著名抗日将领孙立人次子,如今在上海一家台资企业工作。

  “台湾在某种程度上是个伤心的地方。”著名抗日将领孙立人的次子孙天平如此说,是因为父亲的一生中,有33年都被蒋介石软禁。

  孙天平回忆,即便如此,父亲也秉持着“不言长官之过”的心态,从来不说蒋介石坏话,不谈论自己的不满与委屈,只是在家种花养猪,供子女读书。直到恢复自由以后,父亲才有意识地对孩子们口述过去的历史,而其中,仍是入缅作战居多。

  保管父亲军校毕业戒指

  孙立人生于安徽庐江县的一个望族。其父孙熙泽曾任青岛警察学堂总监,年幼的孙立人跟着父亲在青岛读书。

  14岁时,孙立人作为山东全省第一名被清华大学预科班录取。

  除了清华大学外,影响孙立人一生的还有美国维吉尼亚军校。至今,在这所培养出巴顿、史迪威、马歇尔的军校中,也有孙立人的纪念馆。

  在孙立人后来的照片上,总能看到他的左手戴有一枚宝石戒指。

  儿子孙天平说,父亲这枚戒指是他在维吉尼亚军校的毕业戒指。孙天平说,父亲在70多岁时,不小心将戒面上的紫水晶磕破一角。当时孙天平正在美国读书,孙立人特意让他去维吉尼亚军校修补。但因时间久远,工匠们也不敢擅自修,怕将戒托弄坏,最终这枚残缺的戒指就交给孙天平保管。

  碗筷没拿好会吃“栗子”

  1955年,孙立人因“郭廷亮7军官涉嫌叛变”案被捕,随后被软禁在台中市的寓所长达33年。

  孙立人要求孩子们首先要锻炼好身体,身体第一,但学业也很重要。在孙天平很小的时候,父亲就要求他背诵《古文观止》。

  孙天平说,父亲对他们的家教很严,小时候筷子没拿好,碗没拿好,就会吃“栗子”,拿筷子的姿势要像“凤点头”,拿碗姿势也要大拇指扣住碗边,其他四指并拢,扶住碗底一圈,要像“龙吐珠”。

  随着四个孩子长大,又各自读大学,孙立人在院子里养鸡、养猪,种花,种水果销售,供子女读书。

  孙立人种植的玫瑰是从美国亲戚那里寄来的种子,又大又漂亮,在台中市场上被冠以“将军玫瑰”出售。

  孙天平记得,父亲刚被软禁后没有工资,家里的细软很快变卖完了。父亲除了在院子里种花外,后来又买了一片果园,种植水果补贴家用。但每次出去种地,后面都有专门的车跟着。

  为了防止小孩子们出去乱说,孙立武汉癫痫病医院前十名人也从来不和孩子们讲自己的遭遇,直到他恢复自由以后,才有意识对孩子口述过去的历史,其中对入缅印作战的经历,则是讲得最多的。

  孙天平说,父亲的房间全是当年的笔记、战报、练兵操典等。数次搬家父亲都非常珍视他的这些“文物”,如今,父亲当年的小院已成了“孙立人纪念馆”,这些物品也悉数保存。

  1955年,孙立人被台湾当局认为“叛变”,遭到软禁长达33年,直到1988年才重获自由。

  “长大后我们才明白,当时父亲心里很苦,但他不说出来。”孙天平说,父亲直到50多岁才有儿女。“他常说只要能看到我们上大学,晚上睡觉都会笑出来。”

  孙天平说,当时他们的生活很拮据。台湾当局虽会拨点钱,但只够吃饭。曾有一所大学邀请孙立人讲课,但台湾当局没有批准。为了补贴家用和供养孩子读书,孙立人开始养鸡、种花、种果树。

  “父亲养过来亨鸡,金丝雀,但都不赚钱。”孙天平说,父亲在院子里还种了很多玫瑰花、兰花。起初种花是因为爱好,没想到花开得好,很多人慕名过来买花。看到种花能赚钱,孙立人在院子里多种了些。“后来父亲又开始种果树。我家果园里有蕃石榴,荔枝,青梅,柠檬,龙眼,杨桃等等,每一季都有收成。”孙天平说,父亲很好学,每天都看农艺书刊杂志,研究怎么种植果树。

  四个儿女没有让孙立人失望,先后考进了名牌大学。如今,长子孙安平在美国硅谷经商,长女孙中平是台湾一家著名企业高管,次女孙太平是美国一所知名大学教授。

  3回忆抗战,常为牺牲将士落泪

  “1982年,亲戚们鼓励父亲写一些口述史,他开始详细讲述过去的事情。我到美国念书前一直帮他记录这些事。”孙天平说,父亲的口述史讲到抗战中牺牲的士兵们,常忍不住落下泪来。“他常说那些士兵就像他的孩子。”

  孙立人带兵时一直很重视练兵,希望他们能练就十八般武艺,在战场上尽量减少伤亡。孙天平说,父亲恢复自由后,这部口述史曾在台湾连载过一段时间。原本他们还想整理出书,但至今还没有出版,文稿也由大哥孙安平保留着。

  4寻根问祖,欲迁老父遗骨回乡

  孙立人少时离开家乡求学,后又领兵作战,很少回到家乡,但他的思乡之情从未中断过。特别是到了台湾,孙立人思乡之情与日俱增。1989年清明,孙立人专托老部下潘德辉回庐江代为扫墓。潘扫墓归来,转告经过时,90岁高龄的孙立人仍十分激动。

  “父亲离开家乡那么久,庐江口音一直没变。”孙天平说,父亲曾多次跟他提起儿时在老宅门前池塘抓鱼的往事,每每谈及,总是异常怀念。“他还记挂着家里的祖墓,说要把墓碑修好,不能认错祖宗。”

  然而,回乡的路成了孙立人永远的遗憾。1990年11月19日,孙立人在台湾去世。“父亲灵柩暂厝在我们家果园里,还没有入土。”孙天平说,考虑到父亲的思乡之情,他和兄弟姐妹们想把父亲遗骨迁回庐江安葬,也算是落叶归根。

  欲迁父遗骨“落叶归根”

  1990年秋天,孙立人生病住院。他对当时新一军的部下表示,自己死后不愿意进国家忠烈祠,愿意跟新一军的阵亡官兵葬在一起。

  而新一军阵亡将士在广州的墓地早已面目全非。那座由孙立人亲自指挥设计对于癫痫病近两年有什么新的治疗方方法的“新一军印缅抗日阵亡将士公墓”四根大柱做成的纪念碑曾一度被改建成公共厕所,刻在大理石上的英烈名录被毁坏殆尽。上面用炮弹壳铸成的千斤雄鹰也在大炼钢铁时投入熔炉。

  与新一军英烈葬在一起的愿望,已难以成行。

  孙立人一直记挂着安徽庐江县祖墓。有一年,他看到大陆有人写孙家祖坟景色,父亲怀疑而又唏嘘,言称:“为人子不能亲拜祖墓,算不得是人!”

  1988年,孙的旧属潘德辉回乡探亲,孙立人委托他到安徽庐江代为祭祖。潘代孙立人举行了隆重的扫墓仪式,并拍照带回。孙立人看到照片,激动地要向潘行跪拜大礼。

  1990年,潘再度受孙委托,回乡洽商墓地事宜。返台后,孙立人已处昏迷状态,看到潘返台,抓住他的手说:“为什么到今天才回来,我等你好久啊!”随即又陷入昏迷。

  孙立人去世后,灵柩暂厝在自家果园内,准备以后外迁。按照孙天平的想法,他打算将父亲的遗骨迁往安徽庐江老家安葬,而他自己,也准备将家安在大陆。

  蒋介石一辈子软禁了两个人。一是张学良,一是本文的主人公:孙立人。孙立人堪称抗战名将中学历最高的人:他曾是清华大学是高材生,后赴美留学,先后毕业于普渡大学和弗吉尼亚军事学院。学成回国,恰遇全面抗战开始,孙立人先后参加淞沪会战和武汉会战,两战均立下赫赫战功,遂在军界扬威立万。当然,这还不是孙立人最风光的时候。

  1942年,孙立人率领新38师与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与盟军协同作战。4月19日,孙立人指挥了仁安羌之战,以一个半团800人的兵力,战胜数倍于己的日军,将被日军重重包围的7000英军成功救出。消息传出,中、英、美三国轰动。为此,蒋介石给他颁发了四等云麾勋章。罗斯福授予他“国会”勋章。英王乔治六世则授予他“不列颠帝国勋章”司令勋衔――据称,这是英国历史上第一次将这种勋章颁给外籍将领。

  之后,孙立人率新1军打通中印公路,纵横胡康与孟拱河谷的原始森林中,重创日军,打得日军强悍的56师团数万仅有二十几人侥幸逃脱。在孟拱河谷西南方的一个死谷里.竟有两干多名全副武装的日军无处逃生而集体饿死在高山密林里……

  但是,就是这样一位被称为“东方隆美尔”、在二战时期歼敌最多的中国将领,却在跟随蒋介石奔赴台湾后,被后者软禁长达33年,成为历史上第二个张学良。在被软禁的日子里,孙立人将军一贫如洗,不得不靠种花卖花、养鸡卖鸡蛋来供子女上学读书……一代名将为何沦落如此?值得后来者问一个为什么。

  “艾森豪威尔邀请你,为什么不邀请我?”

  我们知道,孙立人毕业于美国弗吉尼亚军事学院,与蒋介石素来看重的黄埔系不是同一派系。孙立人甚至一生都没有加入过国民党。所以,在非常注重派系、党派关系的蒋介石看来,孙立人立功再多,也是“外来人”,得不到青睐和重用的。因此,当孙立人指挥新一军在东北进行内战时,孙与杜聿明不和,蒋介石只能是让孙靠边站――将他调回南京国防部任职,实际上已经远离战场。对于一名将军来说,还有什么比离开战场更痛苦的事情?

  蒋介石对孙立人其实相当猜忌甚至妒忌。这源于孙与美国保持的良好关系。孙立人早年在美国留学,在缅甸又与美军并肩作战,一度被美方任命为前敌总指挥,指挥包括美国大兵在内的盟军。19河南较好癫痫医院45年7月,应欧洲盟军最高司令艾森豪威尔之邀,孙立人赴欧考察欧洲战场,是中国唯一被邀请的高级军官。蒋介石竟然因此质疑孙立人:艾森豪威尔邀请你,为什么不邀请我?

  另外一件事情,也让蒋介石加深了对孙立人的不满。1949年2月,美国远东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将军派特使来到台湾,邀请孙立人到东京与他会谈。有了上次的经验,孙立人这次学乖了。他没有马上答应,而是先通过时任台湾省政府主席、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总司令的陈诚,获得蒋介石的同意,才乘坐麦克阿瑟的专机飞往日本。在日本,麦克阿瑟告诉孙立人,美国全力支持孙“负责巩固台湾”。孙当即表示,“我只会打仗,不会搞政治,不会领导反共”,要美国继续支持蒋介石。应该说,这种表态是得体而严谨的。

  回到台湾后,孙立人再次通过陈诚,将会见的情形如实向蒋介石汇报。但是显而易见,孙立人的坦诚并没有打消蒋介石的猜忌。

  孙立人是一位职业军人,他崇尚军队国家化,反对大太子蒋经国在军队中推行政工制度。在这一点上,他与美军顾问团长蔡斯的看法一致。蔡斯负责台湾军援的执行和美援的发票签字权,颐指气使,法力无边,简直就是蒋介石的“上帝”。蒋介石无可奈何,只能在日记中恼恨地说,“吴(国桢)、孙(立人)屡屡挟外(美国)自重”。只是因为一方面当时台海局势严峻,必须依赖孙立人这样的干将防守台湾。另一方面因为孙与美国人的这层关系,可以利用孙立人周旋于美国之间,争取美国更多援助。

  所以,在不太短的时间里,蒋介石不但没有收拾孙立人,反而在1950年3月17日,将孙立人擢升为陆军总司令兼陆军训练司令,三天后又加台湾防卫总司令。蒋介石还承诺,未来晋升其为三军总参谋长。从表面上看,孙立人风光无限,几成蒋介石身边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但是很快,孙立人的好日子结束了。就在1950年6月底,朝鲜战争爆发。美国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台湾的安全有了保障。孙立人的第一个作用被削弱了。1954年,“美台共同防御条约”签署。台湾被美国正式纳入“保护范围”,台湾不但不用缴纳“保护费”,美国还从军事、政治、经济等方面提供大量援助。这样一来,孙立人的第二个作用消失了。

  从这一刻开始,蒋介石开始着实清理孙立人这一根“眼中刺”――在这之前的1953年,蒋介石就罢黜了吴国桢。“美台共同防御条约”签署的当月,孙立人被调任总统府参军长。这是一种明升实降的安排,让孙立人彻底解除了兵权。而没有兵权的将军,就像一只没有牙齿的老虎。但是,对于孙立人来说,噩梦才刚刚开始。

  1955年5月25日,在蒋介石的授意下,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将孙立人的老部下、步兵学校少校教官郭廷亮以“匪谍”为名逮捕。一周后,台南又发生“兵谏”案,孙立人老部下300多人遭到逮捕。

  被捕后,郭遭到长达十几天严刑拷打,要求他承认谋叛。但他始终不肯承认。这时候,保密局特勤室主任毛惕园向毛人凤建议,使用劝诱方式。于是,7月14日,毛人凤向郭廷亮诈称,说孙立人遭到诬告,如果他主动承认是“匪谍”,可立即消除孙立人的嫌疑。郭因此写下“自白书”,承认自己是“匪谍”。办案人员拿着“自白书”,又以此威胁台南“兵谏案”涉案人员,成功地拿到几十份“自白书”。

  在“匪谍”案和“兵黑龙江治疗癫痫病医院谏”案发生之后,一时山雨欲来,谣言满天飞。很多人都劝孙立人远走高飞,离开台湾这个是非之地。可孙立人不以为动。或许他认为自己问心无愧,经得起考验。事实证明,这位身经百战的老将太傻天天真了。8月3日,“总统府”第一局长黄伯度拿着几十份“自白书”来到孙立人官邸。在黄的胁迫之下,孙立人被迫写下“辞职书”,辞去总统府参军长职位。

  8月21日,蒋介石下令免除孙立人“参军长”职务,并成立由副总统陈诚为主任委员,王宠惠、许世英、张群、何应钦、吴忠信、王云五、黄少谷、俞大维等为委员的“九人调查委员会”,调查“兵谏”案。两个月后,“调查委员会”做出结论,指责孙的部下郭廷亮“为中共工作”,利用孙的关系在军中联络军官,准备发动“兵谏”,孙未及时“举报”,亦未“采适当防范之措施”,“应负责任”。

  蒋介石最后以“纵容部属武装叛国、窝藏匪谍密谋犯上”的罪名,将孙立人送往台中软禁。

  其实,在“九人调查委员会”启动调查的同时,监察院也由国民党籍监委陶百川、无党籍监委曹启华、萧一山、王枕华、余俊贤等“五人小组”自行对“兵谏”案发动调查。与“九人调查委员会”的结果迥异,监察院认为郭廷亮等人没有兴兵作乱的情节,“匪谍”一说纯属国民党内部的派系之争。孙立人对此完全不应该承担责任。不幸的是,这份结果只是在监察院内部会议秘密报告,后被封存,不再公布。

  恢复自由身,仍未得昭雪

  孙立人被软禁在台中市向上路,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在外人看来,那就是从1955年8月开始,这位蒋介石身边的“大好人”,突然人间蒸发了。凡是与孙立人有关的东西,都被有意铲除。孙立人送郑成功纪念馆的对联被摘,台北圆山太原五百完人纪念碑上孙立人的题字也被剜去。新一军的战史不能出版,虽然这是国民党抗战中获取的少数几个胜利,因为与孙立人有关……

  孙立人为官清廉正派,一生没有留下什么积蓄。有人说“官久必富”,孙立人听了不以为然地说:“为官哪有工夫去发财咧,只有官久必穷。”在软禁的日子里失去了经济来源,为了补贴家用,孙立人用少有的积蓄买了一块山地,种点花草、果树,由夫人骑三轮车送到街上卖。后来,又买了一群鸡,以卖鸡蛋度日。四个子女的学费,也便是来自种花卖花、养鸡卖鸡蛋……

  蒋介石逝世后,蒋经国担任“总统”,曾经派“总统府”秘书长马纪壮探望孙立人,问他是否愿意出来做事。孙立人以“老了”为由拒绝了。

  直到蒋经国死了,李登辉做了“总统”,当年“五人小组”的调查结果才被监察院公之于众。1988年3月,李登辉下令恢复孙立人的自由。

  可是,台湾当局始终没有行文昭雪,理由很荒唐,居然是当年软禁孙立人的时候“没有判决书”。从这一点意义而言,台湾当局对孙立人只是形式上的平反,却没有在政治上平反。

  带着深深的遗憾,1990年11月19日,孙立人的人生走到了尽头。孙立人逝世当日,台北大小报纸进行了铺天盖地的报道。“总统”、“院长”前来致哀,宋美龄也送了花圈……大家注意到,孙立人的遗体上覆盖着清华大学校旗和美国弗吉尼亚军校校旗。唯独没有国民党党旗。因为孙不是国民党员。

  有趣的是,弗吉尼亚军校校旗的反面有一行拉丁文,译成中文是:“暴君必亡”。

 相关文章

相关养生